跑车房

旅游景点

北大燕南园

燕南园因位于燕园的南部而得名,占地48亩,主要作为燕大外籍教室的住宅,按照当时所有中外教室住宅的编号顺序,燕南园的住宅被定为51号到66号,这一编号从燕大到北大,一直没有变更。今天,在某些宅院的门口,还能看到黑底白字的木门牌,无言笑视着岁月的沧桑。20世纪50年代初,由于扩大校园,燕南园西墙的北端向外延伸,于是又有了一个新的宅院,编号为50号。

燕南园的建筑以“洋式”为主,多为两层小楼,附带一个小花园。室内装饰业具有典型的西洋风格:铺设木地板,楼梯设在屋内,屋里有供冬天采暖的壁炉,上下两层楼各有独立的卫生间。

燕南园因位于燕园的南部而得名

图文:北大燕南园

北大燕南园,一大批老学者曾经的居所。地方虽小,却蕴藏着北大的风骨。如今北大的老人已经越来越少,老北大的精神却被讨论得越来越多。本版以燕南园为题,邀请北大老学者对比北大今昔,不为怀旧,只为了精神的传承。

地图:

燕南园 - 1965bddzdl - 北大地质地理系65级大本营

下图:这个是离燕南园不远的地方,是一片自由贸易区,这是其中的水果摊位(在澡堂以南那一片,注:校园的水果与其他食品都比外边贵得多,专门卖给傻乎乎的有钱的懒得到远处购物的学生们的)

下图:老树上的树瘤,有点像狗熊的脸

下图:燕南园61号,注意南边乱搭的棚子,有时还晾着被子衣服什么的,地上有时会推些捡来的垃圾

下图:燕南园61号主体别墅

下图:这是从另一角度看到的燕南园61号房顶的烟囱

下图:燕南园居民自行搭建的小房子,右边的门进去是一所大杂院

下图:燕南园别墅之一

下图:燕南园61号小院的另一旁门

下图:燕南园西南角上的古式建筑,可能是工会所用,右边搭建的房子好象是家属或民工租用的

下图;这是在上图所示建筑的北边的别墅,大概也是出租给谁使用吧,可能是经商所用,常有货物堆积在外面

下图:澡堂背后的一处建筑,可能是工会使用吧,这片广场上有很多猫,画面中间偏右能看到有四五只猫躺在那儿。我曾想在旁边竹林里拍一张竹林七贤,但感觉很不容易,因为猫是各有领地的,别的猫并不是随便可以进入竹林内的。

下图:燕南园某家别墅之侧门,这里看上去好象没人往的样子,但肯定是有人占着的。

下图:燕南园一处象样的古建筑,可能是工会使用的

下图:燕南园某号院

下图:秋叶自然美

下图:燕南园61号西侧入口,看来这个院子可能是大杂院,住着不止一家人吧?

下图:这个仍然是前面的工会使用的房子,是后边的小院子

下图:像在参禅打坐的小猫

下图:汉画研究所临时仓库

燕南园某号

详细介绍

燕南园

曾用名:燕园“园中之园”
文物位置:燕园南部,勺园旧址东侧,北邻第二体育馆及篮球场;南接学生宿舍及邮局、银行。
文物类别:名人故居
Location: the south of Yan Yuan, west of Shao Yuan former side, next to the Second Gymnasium to the north and the students dormitory ,post office and bank to the south
Category: Former Residence of the celebrities

文物缘起

最早为燕京大学外籍教职员宿舍区,1952年随燕大并入北京大学。按照当时所有中外教师住宅的编号顺序,燕南园的住宅被定为51号到66号,并沿用至今。20世纪50年代初,由于扩大校园,燕南园西墙的北端向外延伸,于是又有了一个新的宅院,编号为50号。

文物特色

燕南园共17栋建筑,以“洋式”为主,形态各异,多为两层小楼,附带一个小花园。室内装饰也具典型的西洋风格:木地板,屋内设有楼梯,壁炉等。1929年,北京大学开始建设燕南园。48亩的基址上,疏落布置了16座别墅,从51号到66号(后来加建了50号),既有自成一体的西式小楼,又有矮墙环绕的中式小院,建材大多从国外运来,门窗用的是上好红松,房间里铺设打蜡地板,屋角有典雅的壁炉,地下室还有供暖的锅炉房。

名人故事

在燕南园居住过的学者,基本都是学界泰斗,比如历史学家洪业、向达、翦伯赞,数学家江泽涵,物理学家周培源、饶毓泰、褚圣麟,经济学家马寅初、陈岱孙,哲学家冯友兰、汤用彤、冯定,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等。燕南园也因名家荟萃而闻名于世。由于在燕南园住过的大师众多,所以在北大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住过燕南园的不一定是大师,但是大师一定住在燕南园。”

传闻趣事

据传,在“突出政治”的60年代,曾经有一个图书馆系的毕业生站在燕南园里立下誓言:“奋斗20年,走进燕南园!”为此,他被作为“资产阶级成名成家思想严重”的典型遭到严厉批判。

岁月变迁

在抗日战争时期,北平沦陷,燕京大学成为“孤岛”,燕南园被称作“根据地”,因为在这里,同学们可以收听短波广播,可以谈论抗战消息。20世纪40年代末北平解放前夕,住在燕南园的中外教师支持学生的爱国行动,燕南园就成了进步学生秘密集会的地点,地下党和学生组织经常在燕南园里开会。50年代的学生把燕南园称为“北大的中南海”。因为,当时学校的主要领导全都住在燕南园。如校长、经济学家马寅初住63号;副校长、哲学家汤用彤住58号……经数十年寒暑,燕南园先后迎来送走北京大学4位校长、8位副校长、近30位学部委员和科学院院士。

相关著述

《北大燕南园》,作者:肖东发, 广西师大出版社于2011年6月出版。

History

It was used to be the foreign faculties dormitories, and it was merged into Peking University followed Yenching University in 1952. It was ordered by the number according to Chinese and foreign teachers’ residences, the tranquil residential was designated as the 51 to 66, and have been using up to now. In the 1950s, due to the expansion of the campus, the north of the Yan Nan Yuan’ west wall extended to the outside, and there came another new house, numbered 50.

Distinguishing feature

There are 17 houses in Yan Nan Yuan in total, they give a priority to the western style, but have different patterns. They are mainly two-floor villa with a little garden. Interior decoration was also the typical western style: wood floor, equipped with stairs and fireplace.

燕南园50号

曾住大师

向达

文物位置

燕南园西北

名人故事

原北大图书馆馆长、历史系教授向达曾在此居住。向达以研究唐史和中外文化关系史而著称,是北京大学原图书馆学专修科和博物馆学专修科的促成者之一。后在文革中含冤而死。

文物特色

顺着66号北侧的小坡往下走,一路向西,就能看到50号的小院了。这是一座中式小院,位于燕南园最西北的角落,北邻二体,西面是正在修建的校医院。院门不大,两侧各树几株苍翠的松柏,院里杂物较多,旁盖有几座简易平房。

传闻趣事

1947年9月,胡适主持北大教授会,商讨北大未来十年的发展规划。向达教授在会上说:“我们今天愁的是明天的生活,哪有工夫去想十年二十年的计划?”

燕南园51号

曾住大师

饶毓泰、江泽涵

文物位置

燕南园北部

名人故事

这里曾经居住过物理学家饶毓泰和数学家江泽涵。二人曾分别担任北大的物理系主任和数学系主任,并且这两位主人是一对师生。

文物特色

51号位于燕南园北部,是一座规模不小的二层洋楼,正门朝南,保存较为完好。房子的西北角处有侧门,内有小院,两棵高大的古树立于院中,院墙十分齐整。房子北面正对着二体的篮球场。51号现为是北大的文化产业部门。

传闻趣事

1962年2月24日,也就是胡适去世的当天,胡适在台湾主持“中研院”第五次院士会议时,高兴地说:“我常向人说,我是一个对物理学一窍不通的人,但我却有两个学生是物理学家,一个是北京大学物理系主任饶毓泰,一个是曾与李政道、杨振宁合作试验‘对等律治不可靠性’的吴健雄女士,而吴大猷却是饶毓泰的学生,杨振宁、李政道又是吴大猷的学生。排行起来,饶毓泰、吴健雄是第二代,吴大猷是第三代,杨振宁、李政道是第四代了。这一件事,我认为平生最为得意,也是最值得自豪的。”这是胡适生前的最后讲话。

1952年11月30日,北京大学教授、胡夫人的嫡堂弟江泽涵写信给胡适说:“我们开始觉得你们如果在北京,必定不会感觉不舒服的……我们的生活是很快乐的……”尽管当时在纽约的胡适正处于非常苦闷之中,但他还是在日记中批道:“这大概是有意说‘反话’”。

燕南园52号

曾住大师

黄子卿、林焘

文物位置

燕南园东北角

名人故事

这里曾经居住过著名的物理化学家黄子卿,著名语言学家林焘,研究西方经济学的罗志如教授。黄子卿是中国物理化学的奠基人之一,一生三次出国,均坚持返回祖国。林焘从20世纪60年代起一直居住在此房中直到2006年病逝。

文物特色

52号位于燕南园的北侧偏东,是一座西式的二层小楼,没有奢华的装饰,立于燕南园中,极易被忽视。小楼正门朝南,门前是一大片空地,草木繁多,几棵参天古树静卧其间,东北面则翠竹环绕,甚是静谧。小楼院墙上挂着“北京大学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和“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的牌子。

燕南园53号

曾住大师

冰心、齐思和、沈同

文物位置

燕南园东北角

历史溯源

在早期的燕南园里,53号楼似乎扮演着教职员工集体宿舍的角色。住过院长、主任、教授,也住过讲师、助教和校医。冰心回国后在燕大任国文系助教期间,就曾居住于此。历史学家齐思和与生物学家沈同也曾经在此长期居住。

建筑特色

53号位于燕南园东北角,离图书馆和百年纪念讲堂都很近。这座西式的二层小楼在整个园子里比较显眼,灰墙红漆,较易看出翻修过的痕迹。正门朝南,门前有一小院。此楼现在为北京大学党委统战部。

名人故事

冰心的爷爷是福建的大户,父亲是个海军军官,在冰心出生时,已经是“海圻舰”的副舰长,1923年官至北京国民政府海军部军学司长。冰心与吴文藻的婚礼时间正是在1929年间,从当日下午4点在燕京大学临湖轩前拍的照片看,婚礼是西式的,冰心身穿白纱,吴文藻及男宾西服革履。

传闻趣事

冰心与梁实秋是毕生挚友。梁实秋到哈佛读研究生时,冰心在威尔斯莱女子学院就读,每到假期,或梁去拜访冰心,一起“泛舟于脑伦璧迦湖”;或冰心来访梁,“做杏花楼的座上客”。

燕南园54号

曾住大师

洪业、冯友兰

文物位置

燕南园东北角

历史溯源

这栋小楼最早的住户是燕京大学历史系教授洪业,据说,燕南园的建设就是由洪业发起的,为的是解决教职工的住宿问题,他所居住的54号楼也由他本人参与设计。1952年北大刚从沙滩迁入时,冯友兰也曾居住于此,后与住在57号的江基隆对换。此后北大校长陆平也曾在此居住。

文物特色

54号位于燕南园的东北部,是一座西式的二层小楼。整座楼显得比较破旧,正门朝西,门前小径寥落,人迹稀少。这座小楼没有自己的院子,只在北面有一道围墙将其与53号隔开。

名人故事

这里曾经居住过物理学家饶毓泰和数学家江泽涵。二人曾分别担任北大的物理系主任和数学系主任,并且这两位主人是一对师生。

洪业(1893—1980),号煨莲(畏怜,Willian),名正继,字鹿岑,福建侯官(今闽侯)人,当代杰出的史学家、教育家。1915年赴美留学,1917年毕业于俄亥俄州韦斯良大学,获文学士,1919年获哥伦比亚大学文硕士,1920年获哥伦比亚大学协和神学院神学士。

1923年回国,后基本在燕大任教并担任行政领导工作,先后担任燕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系主任、教务长、图书馆馆长、哈佛燕京学社引得编辑处主任、研究院历史学部主任和研究生导师。1946年春赴美讲学,后定居美国。1948到1968年,兼任哈佛大学东亚语文系研究员。1980年12月22日洪业在美国去世。

燕南园55号

建筑名称

燕南园55号

曾住大师

冯定、陈岱孙、李政道

文物位置

燕南园东侧

历史溯源

燕南园55号曾居住过原北大党委副书记、副校长、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冯定,和著名经济学家陈岱孙。“经济者,经世济民也”这一精美定义就出自孙老先生之口。21世纪初,北大将55号房屋翻修一新。它又迎接了一位新的主人——诺贝尔奖获得者、著名美籍华人李政道。

文物特色

55号和56号基本上在同一个大院子里,东西各一。两栋平房皆呈现L型,相互对称。房屋南面的空地上,立着一尊经济学家陈岱孙的雕像,东面紧挨着燕南园的围墙,北面则是翠竹一片。

寻章摘句

在极左思潮时期,学术问题不能讲透,政治棍子动辄到处飞舞。一些学者仗义执言,如马寅初、孙冶方,遭到意外横祸;有些”识时务者”,随风篷转,不顾事实,昧着科学良心;有的甚至落井下石,以谋个人的富贵。陈先生屹立不摇,保持二十年的沉默。陈先生写文章、发表著作和他不写文章、不发表著作,都显出爱国知识份子的人格风范。 ——任继愈《我钦敬的陈岱孙先生》

燕南园56号

曾住大师

周培源

文物位置

燕南园东侧

历史溯源

燕南园56号曾居住过著名的物理学家周培源先生,他不仅是一位学术成就斐然的科学家、教学成果突出的教育家,还是一位出色的社会活动家,曾担任过清华大学教务长、北大校长等重要职务。据说,他在燕南园56号的家门从来都是对各路客人敞开,无论大小领导还是普通师生,推门便可进入。因其爱花,家中、院中都鲜花繁茂,56号也曾被戏称为“周家花园”。

文物特色

55号和56号基本上在同一个大院子里,东西各一。两栋平房基本都是L型,相互对称。56号正门朝南,院中无甚花草,只是房子北面有一小片竹子。

寻章摘句

“听杨振宁教授讲,海森堡乒乓球打得好,没人能赢他,直到周培源做了他的学生,终于 他有了永远打不赢的对手。”

——阿忆《爱因斯坦与裤裆拉链儿》

名人故事

周老早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是爱因斯坦的学生。他是中国力学界泰斗,世界流体力学“四巨头”之一,两弹一星元勋多是他门生。 马寅初辞去北京大学校长的职务,离开了燕南园后,住进了东总布胡同。世态炎凉,门可罗雀。但周培源、陈叔通就去看望过马老。陈毅元帅也不请自来,用他那宏钟般的声音对马寅初说:“你的人口理论完全正确,一定要坚持,不检讨是对的,我支持你!”

燕南园57号

曾住大师

冯友兰

文物位置

燕南园东南部

历史溯源

冯友兰是在50年代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时重返北大并住进燕南园的,其后半生都在燕南园57号这所小院里度过,对它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并将其命名为“三松堂”。后由冯友兰之女宗璞居住。

文物特色

燕南园57号位于燕南园东侧的小径尽头,是一个不大的小院,门旁有两尊石狮。院中草木繁多,最显眼的便是几株四季常翠的油松,小院也正由此得名:“三松堂”。 一道长长的院墙将59的一部分和57、58这两座宅子包在一起。

传闻趣事

冯友兰先生把人生境界分为四种。即: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冯先生在西南联大教书,留有长髯,身穿长袍,颇有道家气象。一次,他去授课,路遇金岳霖,金问:“芝生,到什么境界了?”冯答:“到了天地境界了。”两人大笑,擦身而过,各自上课去了。

燕南园58号

曾住大师

汤用彤

文物位置

燕南园东南角

历史溯源

燕南园58号曾是国学大师汤用彤的住宅。汤用彤曾任北大哲学系主任和文学院院长,并于1952年出任北大副校长,一生抱定“昌明国粹,融化新知”的为学宗旨,在北大执教30余年。

文物特色

燕南园58号是一个与57号对称的中式小院,有一对精巧的小石狮把门。院门朝北,院中有几棵巨大的古树。一套中式的平房在整个院子的东侧,房屋从外面看来显得有些破败,院里杂草丛生。

传闻趣事

胡适和汤用彤闲谈。汤说,我有一个私见,就是不愿意说什么好东西都是从外国来的;胡适也笑对他说,我也有一个私见,就是说什么坏东西都是从印度来的。说完,两人相视大笑。 西南联大哲学系的老师各有特点:汤用彤矮矮胖胖,一头极短的银发,又是佛学专家;冯友兰留着一头浓黑的长发、大胡子,长袍马褂,受伤总拿着一个书包,包书的是一块印有太极八卦的蓝布;冯文潜瘦瘦小小,留着长到后脑的灰发,很像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当时他们三位走在一起时,学生就戏称他们是一僧、一道、一尼。

燕南园59号

曾住大师

高厚德、褚圣麟

文物位置

燕南园东南部

历史溯源

燕南园59号最早的居住者是高厚德,这位美国教育家兼牧师的本名是Howard Spilman Galt.他是燕京大学历史上一位极其重要的人物,地位仅次于司徒雷登,在司徒雷登外出期间,都是由高厚德担任代理教务长。在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并占领北平后,他坚决主张燕大必须留守在沦陷区坚守阵地。除了高厚德外,我国著名物理学家褚圣麟也曾居住在这里。

文物特色

燕南园59号是一个中式小院,紧邻57号。东南面的正门口旁边,有一小片翠竹,院中堆放着些许杂物。房子西面的墙外栽着两排松柏,红色的圆形院门上挂有“褚宅”的牌子。

燕南园60号

曾住大师

夏仁德、王力

文物位置

燕南园正中

名人故事

曾有两位属于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国籍的大师人物在这里居住过,一位是美国教授夏仁德,一位是中国学者王力。

夏仁德早在1923年便开始在燕京大学心理系任教。40年代初,燕大被日军占领,夏仁德又奔赴四川在成都燕大任教。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他是首批带队的返京老师。重返燕园后,他便住进了燕南园60号。作为一个美国人,他始终支持着中国学生的爱国行动,地下党和学生组织经常在他家里开会。50年代他回国后,燕南园60号就成了著名语言学家王力的住宅。据说,王力书房最大的特点是盛满了书籍,几乎没有可以供人落足的空间,除了书房,他家里几乎所有的边边角角都是放书的地方,就连厕所里也放了不少,以致显得拥挤不堪。他在这座小楼里整整住了30年。

文物特色

燕南园60号是位于燕南园正中的一座二层小洋楼,灰墙壁,红窗框,显得十分朴素。朝南开着的正门前是一大片开阔地,东面有一小侧门,门外的小径两旁树有茂密的竹子。现在是北京大学工学院的办公场所。

燕南园61号

曾住大师

侯仁之

文物位置

燕南园南部

名人故事

燕南园61号曾居住过我国著名的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在他之前,住在这里的是原社会学系主任赵承信。当年在日本人的监狱里他们曾被关在同一个牢房里,二人以监狱为课堂,互教互学,以苦为乐。那段难忘的“狱友”经历,使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又先后是同一座住宅的主人,也真是一段难得的机缘。

文物特色

燕南园61号位于燕南园南部,是一座西式的二层小楼,没有明显的院墙。东面种着一片翠竹,一条小径在竹林中若隐若现,通向房门。南面是一个堆放杂物的小院。整座楼显得有些破旧,周边也略显凌乱。

寻章摘句

侯仁之先生对北大爱深情切,在他的《我从北大来》中,开篇便写道:“整个校园风景佳丽,光彩焕发,洋溢着蓬勃向上的朝气。” 侯先生在古典建筑和文物上的造诣极深。

燕南园62号

曾住大师

雷洁琼、林庚

文物位置

燕南园南部

名人故事

62号早期的主人是雷洁琼先生。她是著名的法学家和教育家,曾在燕京大学的社会学系任教,于1933年左右住进了燕南园62号。雷洁琼还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曾担任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主席,全国妇联副主席等许多重要职务。在燕南园曾经的居住者中,她也许是担任过职务最高、寿命最长的人了(享年106岁),作为一位女性,她是燕南园特殊的骄傲。62号后来的主人是林庚,这位著名诗人曾在北大中文系任教。据传,62号的小院中常常飘出歌声,那是林庚在锻炼身体——通过唱歌的方式来提高机体功能,后来竟治愈了多年纠缠的哮喘。

文物特色

燕南园62号位于园子的最南端,是一座中式平房。小院正门朝北,院门前有条小径,房子西面还有一侧门。整个院子看上去略显破旧,但十分静谧。

传闻趣事

当时在清华读书的季羡林、吴组缃、林庚、李长之并不是一个系,年龄相差两三岁。但却因为对文学的共同爱好走到了一起,后来便被称为清华园“四剑客”。四个二十岁左右的文学青年凑在一起,海阔天空,放言高论,旁若无人,“语不惊人死不休”。个个都吹自己的文章写得好。一次,林庚早晨初醒,看到风吹帐动,立即写了两句诗:“破晓时天旁的水声,深林中老虎的眼睛。”当天就读给“三剑客”听,念得眉飞色舞,十分得意。

燕南园63号

曾住大师

马寅初、魏建功

文物位置

燕南园西南角

名人故事

燕南园63号住过著名经济学家、人口学家马寅初以及语言文字学家、教育学家魏建功等人。马寅初是在1952年燕京大学与北京大学合并时,由其原来的住所——城内东总部胡同,搬进燕南园63号的。1957年,马校长就是在63号这个小院里接受了《文汇报》记者的采访,进行了关于人口问题的重要谈话。然而不幸的是,这位学界泰斗在文革中惨遭批斗,并于1960年辞去校长职务,退掉了燕南园63号的住房,搬回了在东总部胡同的家。而63号的另一位主人魏建功则是著名的语言文字学家,《新华字典》的重要编委之一。

文物特色

63号位于燕南园西南角,采用了中国传统建筑形式和西方布局相结合的手法,是一座工字型五开间的平房,灰色的屋檐,窗框和柱子上都刷着红漆。房子东面种着茂密的竹林,显得十分幽静。南门左边有一棵古树,右边则是两棵柿子树,门前的小路两旁栽满了花草。现在这里是北京大学老干部活动站。

寻章摘句

1927年北大校庆时,马寅初发表《北大之精神》演讲:“……此种虽斧钺加身毫无顾忌之精神,国家可灭亡,而此精神当永久不死。然既有精神,必有主义,所谓北大主义者,即牺牲主义也。服务于国家社会,不顾一己之私利,勇敢直前,以达其至高之鹄的。”

有一本关于北大校长的书,写马寅初那篇,标题赫然是: 为真理而死,壮哉!为真理而生,难矣!

燕南园64号

曾住大师

翦伯赞

文物位置

燕南园西部

历史溯源

64号最著名的居住者应该是曾任北京大学副校长的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先生了。他住进64号的原因却是文革。他原本住在燕东园28号,在文革中被造反派赶出家门,被安排在了64号靠东头的房间里。1968年,他与夫人双双服用安眠药在房中自杀。

文物特色

在燕南园的十七栋住宅中,64号的建筑结构似乎最为简单,只是一排东西向的平房。现在屋子外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已难有当年模样,只在东侧小门的右上方还挂着一个很小的牌子,写着“64号”。南面的屋子,因无人居住,还保存着一些当年老宅子的风韵,地上落叶层叠,柱子和窗框上的红漆剥落,满眼萧条,一片颓废。

名人故事

马寅初出任北大校长期间,翦伯赞曾任历史系主任,负责过北京大学校刊。一次马寅初写了一篇文章,是关于健美养生的,交给了校刊部。翦伯赞见了,皱着眉头说:“这文章怎么能在校刊上发呢?”坚决不让发。马寅初有意见,一次,在会上说:“我的文章挺好的,为什么不让发?”说归说,翦伯赞并不理“上级”的话,仍不让发,马寅初也没有办法。可见当时北大的氛围还是很民主。

燕南园65号

曾住大师

芮沐

文物位置

燕南园西北部

名人故事

燕南园65号曾住过哲学系的郑昕、东语系的马坚等多位学者,居住时间最长的是国际经济法专家芮沐,他率先在北大建立了经济法专业。芮沐的房间不大,但到处都堆满了书籍、报纸和期刊。先生十分长寿,于2011年去世,享年103岁。

文物特色

65号位于燕南园西部偏北,是一座矮墙环绕的中式平房。院墙内,西北角是一片空地,透过小木门,可以看到里面堆放的杂物。东侧的外墙上有少量爬山虎,东南面的墙外用木头围出了一片小院,整座房子显得有些破旧,红漆剥落得比较严重。据这家的保姆介绍,自从去年芮沐老先生去世之后,就剩下老太太和保姆还在此居住。

燕南园66号

建筑名称

燕南园66号

曾住大师

冰心、吴文藻、朱光潜

文物位置

燕南园西北角

名人故事

如今的燕南园66号曾是冰心和吴文藻夫妇的新房。在他们结婚时,那栋小楼尚在建设,这样他们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对内部装修提出意见。吴文藻最关心的是书房,请木匠做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书架。在冰心和吴文藻之后,燕南园66号还曾接纳过不少新主人,其中一位便是美学家、教育家兼翻译家朱光潜先生。

文物特色

燕南园66号是一座西式的二层小楼,由于地处燕南园一隅,显得格外幽静。整体较新,可以看出翻修过的痕迹,楼前的空地被修整成了一个漂亮的小院,花草长得十分茂盛。这座小楼是燕南园西侧最靠北的一栋,旁边就是那两通著名的“花匠牌”。现在小楼东侧的门上挂着“北京大学中国画法研究院”和“中法艺术研究所”两块牌子。

传闻趣事

朱光潜曾与沈从文一起“骗钱”买古董:到了年关,沈从文到朱家对朱夫人说:“快过年,我想邀孟实(朱光潜的字)陪我去逛逛古董店。”意思是让朱夫人给朱一些钱。朱也到沈家对沈从文夫人张兆和如是说。后来两位夫人见了面,他们的小把戏便被戳穿了。

你的位置: 跑车房 > 旅游景点 > 北大燕南园

相关图片

  • ▼南锣鼓巷

    南锣鼓巷
  • ▼居庸关长城

    居庸关长城
  • ▼北京中央广播电视塔

    北京中央广播电视塔
  • ▼三里屯

    三里屯
  • ▼京东大溶洞

    京东大溶洞
  • ▼北京世界公园

    北京世界公园
  • ▼798艺术区

    798艺术区
  • ▼鸣鹤园

    鸣鹤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