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车房

旅游景点

画舫斋

画舫斋是东岸的主体建筑,又称水殿,坐北朝南,隐藏在土山石林之中。它原为行宫,门前一带是皇帝练箭的地方。门内正中为一方水池,四面廊屋环抱,精巧秀丽,别具一格。在庭院东部还有古槐一株,相传已有千年。

画舫斋是清代行宫建筑,在北海东岸。称水殿。它南接濠濮间,北邻蚕坛,隐藏于土石山林之中。原是皇帝行宫,门前一带曾是练习弓箭的地方。斋建于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主体建筑画舫斋坐北朝南,五开间、歇山元宝脊,前有三开间敞轩。中心是一方池,池对面是一座同样的,带三开间抱厦的卷棚歇山殿堂,额曰《空水澄鲜》。这两座南北相对的大敞轩,还另有妙用,北面的敞轩两面近水,在炎炎夏日的夜晚,水殿风来,统治者高居宝座,欣赏对面抱厦里的戏剧,是很惬意的事儿。

戏台

以池水为中心,园子有回廊四面,除了南北正中的画舫斋和空水澄鲜殿(春雨林塘),东西的游廊中间分别是三开间硬山筒瓦的镜香、观妙室,这样的布局,完全遵循了皇家园林左右对称的原则,只有画舫斋西北角的院落小玲珑,东北角的院落古柯庭、奥旷和得性轩,才打破了这方正的布局,成了画舫斋的精华所在。

下图是唐槐

因画舫斋外形像一只浮在水面的船,乾隆皇帝又经常在此约见名画家,也常在这里作画赏画。故称画舫斋。乾隆曾坐冰床来此题了《画舫斋》仨字。清末,慈禧常至此游幸与传膳,当年徐志摩和陆小曼的婚礼就是在这里举行的。后来,这里成了赤都皇后在北京的众多别墅之一,整个北海在文革时也拒绝革命群众入内,这让怀念文革的五毛们很尴尬。改革后,对面的上林苑又成了公款吃喝的高级场所,革命群众仍然无由得入。据说,这座画舫斋,就要成为上林苑的会所了,而拒绝的,还是穷人。

下图为《古柯庭》半壁廊

如今我这个穷人,抓紧最后的时机来到画舫斋,花了十块钱,却进不了画舫斋最精华的小玲珑和古柯庭,只能隔着两层漏窗玻璃一窥里面的景致。古柯庭里面的“唐槐”,巍然屹立在院西南角的假山石上,犹如一个巨大的盆景。其郁郁葱葱的绿冠据说高达15米,粗大的树干胸围达5.3米,为唐代种植,至今已一千二百多年,所以人们叫它“唐槐”。因年代久远,历尽沧桑,它上部的原树冠早已枯死,而南侧的一个大枝又形成了新的巨冠,仍是枝繁叶茂、绿冠如荫。

唐槐的树干

古柯庭院就是清乾隆皇帝下旨为此槐而建,乾隆还写有两首《御制画舫斋古柯庭古槐诗》。到清光绪年间古柯庭又成了光绪皇帝读书的地方,光绪曾在古槐下看过书。我隔着漏窗看到古槐,想到那著名的南柯一梦。当年的皇帝也好,太后也好,文革旗手也好,人民公仆也好,都曾一边靡费民脂民膏,一边唱着爱民如子,为人民服务的高调,至今仍忽悠的脑残五毛们崇拜不已。看看那些辫子电视剧,看看那些拥趸文革的屁民,就知道傻13都跟我一样,是永远的倒霉蛋。

据资料:唐槐之后为坐北朝南的古柯庭室,三间硬山顶,正间开门,东西次间为槛墙,上施支摘窗。前后出廊,室后隔数米即为与古柯庭形制相同的《奥旷》室,前出廊,东西两山墙前有矮墙与古柯庭后两山墙相连,东侧墙开圆光门,通得性轩、绿意廊,雨天亦可通过奥旷室前廊的钻山门进入得性轩的游廊。得性轩也为三间硬山顶建筑,前出廊正间开门,座东面西,南侧出廊与绿意廊相连,绿意廊南有曲廊和画舫斋与镜香室的抄手廊相连,这样整个画舫斋就都被游廊连接成一体,围合成一个以正院的水面和古柯庭的古槐为特色的小建筑群。   下图为绿意廊

古柯庭的空间结构曲折多变,院中古槐、山石,曲径,厅堂分布自然得体,与画舫斋正院对称呆板的皇家园林风格迥异。尤其是刚才提到的《旷奥》室,它得名于柳宗元文“旷如也,奥如也”。有人说:至北海者未必至画舫斋,至画舫斋者未必至古柯庭,至古柯庭者未必至旷奥,盖因其所处隐晦周折,难以寻觅。有皇上的年代,子民进不了皇城;到了文革,索性连北海都把革命群众拒于门外;如今盛世,这地界又要变成富人的会所。我买票进得了画舫斋,却进不去古柯庭和小玲珑,连胡耀邦时代部分开放的中南海、也重又成了屁民禁区。这社会,到底进步了多少,我不知道。

画舫斋俯瞰图

古柯庭跨院另有一扇小门,门外,从北面蚕坛流来的浴蚕河正从这里经过,在中院东侧的镜香室背后分个叉,成为画舫斋中院方池的主要水源,然后再向南渐缩渐窄,进入花岗岩沟渠向濠濮间流去。在中院西侧的观妙室下更有闸渠通园外,经以石为岸的小溪和一座上林苑外的小石桥,曲折注入太液池。宋诗云: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画舫斋院落的方塘,就是活水,按着朱老夫子的诗意修造的。

建在水渠之上的《小玲珑》

画舫斋西有小玲珑院。国朝宫史续编载:“画舫斋之右,池上架石桥,构廊其上,曲折达于西,为小玲珑室,匾曰《得真趣》。水殿北为龙王庙……小玲珑室地处殿侧,面东,有曲尺状廊桥跨水池连通画舫斋。 其小无比,总面积约及主殿的四分之一,却曲折变化。一架坐于瓶形石柱上的曲廊桥,从主殿画舫斋西墙门通向三间坐西朝东带南耳房的小室;廊桥下是与中院大池相通的池水,极像枕河的姑苏人家。纵观画舫斋,除古柯庭外,斋内建筑几乎全部或部分建在水流之上,正合欧阳修《画舫斋记》“似泛乎中流”“因以舟名”的意趣。慈禧也爱到《小玲珑》院套间吸烟,有时又将这里作为赌场。她常常高踞宝座,作庄开宝。她当然不会输钱,也没奴才敢赢老佛爷的钱。其实,就是那个女旗手,何尝不是把这里当做赌场,浩劫之后,谁是赢家?

你的位置: 跑车房 > 旅游景点 > 画舫斋

相关图片

  • ▼南锣鼓巷

    南锣鼓巷
  • ▼居庸关长城

    居庸关长城
  • ▼北京中央广播电视塔

    北京中央广播电视塔
  • ▼三里屯

    三里屯
  • ▼京东大溶洞

    京东大溶洞
  • ▼北京世界公园

    北京世界公园
  • ▼798艺术区

    798艺术区
  • ▼鸣鹤园

    鸣鹤园